瑕托托

想了想我好像没怎么画过30代……
p2把胡子剃了【

-真漫长啊……

 @三月今天挖坑了吗 太太的点图 
兽拟 画了猫猫_(:зゝ∠)_!

我神经病吧?

给朋友的傻屌头像
今天快八点才到家,头都快炸了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

一个最终决战之后,Noctis掉到艾欧泽亚,成为光呆的故事–2

#写文好难啊!我爱所有写文的太太!
#依旧文笔超烂。我写着玩儿,欢迎给我评论!

  “呃…普罗恩普特,”诺克提斯抓住普罗恩普特的手试图让他停止继续“行凶”,“别,别晃了,你瞧瞧,我们现在是在哪儿?”他睁大了双眼,面前的金发友人没有了那十年留下来的,深刻的痕迹,分明是20岁的模样。
  普罗恩普特终于记得从诺克提斯的身上爬下来,他抬起头看着明显不同于路西斯的树木,它们粗大的枝叶交缠着,只有些细碎的阳光透过绿叶打在他年轻的脸上。诺克提斯看着他,能再见到这场景实属不易,他张了张嘴,却还是没有说出自己最后想告诉普罗恩普特的,自己的心意,他犹豫着站起身,还没站稳,就听见一个声音,像是从...

【脑洞】一个最终决战之后,Noctis掉到艾欧泽亚,成为光呆的故事

好,我无法阻止自己了
就是我文笔超烂。

诺克提斯的头很疼。
他记得自己在王座上献出了生命,打败了艾汀,换来了光明,然后肯缇亚娜出现,问他要不要成为光之战士。
光之战士…?啥玩意儿?

这绝不是他从树上摔下来,掉在一片从未踏入过的森林的原因。
诺克提斯仰躺在草地上,睁开眼是久违的阳光,窜入鼻腔的是泥土稍稍带点儿潮湿的味道,看来前不久还下过雨。诺克提斯怀疑自己在做梦,想着反正是做梦那就享受享受,可当他刚闭上眼,一个人从他掉下来的地方砸了下来,摔在他身上。

“哎哟——咦怎么一点都不疼?”

诺克提斯现在不只是头疼了。

趴在他身上的人带着一股陆行鸟的味道,普罗恩普特的左手还抓着他宝贵的相机,他似乎想撑着...

想印点儿纸片玩…【无料
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要【
我日常在自娱自乐了……

如果Noctis是光之战士,那会咋样?

越来越放飞了……
色差能搞死我

耶,这里97
目前沉迷ff14,坐标拉诺西亚
微博同id

欢迎来找我玩!

© 瑕托托 | Powered by LOFTER